首頁 » 「日本天菜」官宣復出,轟動亞洲樂壇:有生之年終于再相見!

「日本天菜」官宣復出,轟動亞洲樂壇:有生之年終于再相見!
2022/09/01
2022/09/01

最近,一封喜訊從天而降,看「瘋」了無數亞洲歌迷:

隱退多年的57歲日本巨星中森明菜,突然公開宣布正式復出!

她開通了官方推特,宣告自己成立了新的個人事務所,正在籌備新的演藝活動。

消息一出,立刻登上了日本雅虎頭條。

然而,這位驚艷了一個時代的女神,如今卻略帶歉意地在公開信中,向粉絲訴說著久別重逢的心緒:

非常抱歉,讓大家擔心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因為身體稍微好了一些,所以想寫封信告訴大家。

今年是2022年,也是我出道40周年。我每天都在做一些活動來調整自己的身體狀態,可惜恢復得依然不算很好。

(不過即使是這樣)盡管會走得很慢,我仍想要邁開腳步。所以,如果大家還愿意繼續守護我,我將不勝感激。

陳述者的糾結與堅定,被這樣矛盾又帶著希望的表述一一曝光。

字里行間,我們仿佛還能窺見女神落筆時的一顰一笑。

40年,濃縮的3個字,藏下了一個明星的大半輩子。

仔細一看,這是一段驚心動魄又百感交集的歲月。

她曾獨耀一個時代

上世紀80年代,「中森明菜」四個字,當世無雙,誰人不知?

她是昭和末代第一歌姬——

被稱為「山口百惠的接班人」,還是濱崎步的偶像;

她的歌曲,被張國榮、梅艷芳、張學友等眾多港星傳唱過。

張國榮就曾公開表示自己的「傾慕」,稱十分欣賞她的才氣!

除了精通寫詞作曲,唱跳全能,中森明菜還親自設計舞台的「打歌服」,

她前衛奔放的搖滾風格,一度是日本時尚的風向標;

后來的媒體,都稱她為「昭和年代的Lady Gaga」!

她也是徐克導演的電影——《倩女幽魂》的靈感繆斯;

電影中那幅「小倩」的畫卷,原型其實就是她。

傳聞,中森明菜本是徐克心目中扮演小倩的第一人選。

被她婉拒后,王祖賢成為了《倩女幽魂》的主演,無意間成就了經典。

就如徐克所言:看見中森明菜的第一眼,如見昭和少女從浮世繪中走出。

玻璃般易碎的美貌,清冽憂郁,我見猶憐;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連徐志摩詩中辭藻,也僅能勾勒出她的半分嫵媚。

可即使年少成名,盡享榮光;

世人評價中森明菜,卻始終難離一個「慘」字。

豬肉鋪出身的少女偶像

1965年,中森明菜出生在日本一個貧困家庭。

父親僅開了一家豬肉鋪,卻要養活6個子女,家里窮得揭不開鍋——

一家人早餐吃水煮白菜、午飯吃鹽蘸白菜、晚餐吃醬油白菜……

童年起,中森明菜就得出門打零工,補貼家用。

當時她看著電視上光鮮亮麗的明星,恍惚間為一家人的生計,找到了出路。

「我覺得能上電視的人都是有錢人,如果我也能當明星,就能掙到足夠的錢養家。」

之后,16歲的中森明菜,憑著優越的外形和嗓音條件如愿出道,進入了娛樂圈的名利場,

由于中森明菜的曲風和外形,都與隱退的巨星山口百惠十分相似。

媒體和樂迷們紛紛將她視作山口百惠的接班人,她的人氣也因此急劇飆升。

年僅18歲,中森明菜樂壇封神。

13張原創專輯,21支單曲,屠榜公信榜單第一名;

79w張唱片的銷冠,成為了當年唱片大賞的巔峰之績。

少女偶像橫空出世,如寂夜中閃爍的孤星,萬眾矚目。

她卻說甘愿拋棄這一切,只當個家庭主婦:

「我的夢想是當歌星,但比這更大的夢想,是結婚生子,然后像百惠前輩一樣隱退。」

原來,在中森明菜走紅之后,最親密的家人,將她視作搖錢樹:

父母背著她偷偷向經紀公司伸手要錢;

親生妹妹,利用中森明菜的名氣,拍破尺度寫真博眼球,讓她顏面盡失。

她不缺名利不缺名氣,缺的是一個溫暖的「家」。

一代歌姬,淪為難破船

19歲那年,中森明菜遇到了她愿意「為君洗手作羹湯」的那個人。

在出演一部電影時,巨星級別的藝人近藤真彥,對女主中森明菜一見鐘情。

下了舞台,近藤真彥立即摘下自己手中的黑玳瑁戒指,贈與明菜。

她以為,他有意與自己定終身。

一年后,媒體就拍到了明菜和真彥甜蜜戀愛的照片,兩人也順勢大方地承認了戀情。

起初,這組「天王歌后」CP十分被看好。

粉絲獻上祝福,媒體也稱他們是天作之合,電視台經常邀請兩人同台上節目。

熱戀時,中森明菜為了讓男朋友奪得「唱片大賞」的冠軍,

還主動放棄了自己60w張唱片的「戰績」,讓唱片僅售出35w張的近藤真彥拿下桂冠。

見到高高站在領獎台上的真彥,明菜笑得比自己拿獎還開心。

她多次在采訪中暗示:「真彥就是我此生唯一的愛人。」

甚至豪擲8000w日元,買下了一棟別墅,作為二人日后的婚房。

可近藤真彥卻遲遲無意求婚,

每當記者向近藤真彥問起他們的婚期,他都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他。

中森明菜安慰自己,近藤真彥只是愛玩,遲早會和自己結婚的。

他雖是個浪子,可中森明菜愿做他的港灣,

殊不知,正當她幻想著倆人的美好未來時,近藤真彥卻被爆數次出軌其他女星。

被情重傷的中森明菜,無法承受被摯愛之人背叛的痛苦。

她想要和過往一刀兩斷。

于是在兩人昔日的愛巢中,中森明菜割腕自盡。

經過6小時連夜搶救,中森明菜最終撿回了一條命。

但痊愈不久,她便接到了近藤真彥的電話。

真彥說:他聯系媒體準備召開新聞招待會,還擺好了「金屏風」等她。

要知道樹立「金屏風」,在日本寓意著要官宣結婚。

中森明菜喜出望外,沒想到,近藤真彥當著全國媒體的面要說的是:

「完全沒有打算娶她。」

那一刻,中森明菜就好像被推進了一個真空的世界。

她終于等到了答案,也似乎笑著回應了——

微微抽動著嘴角,她說自己傻。

「金屏風」事件后,中森明菜的歌唱事業一蹶不振。

音樂公司受「丑聞」的影響,與她解約;

唱片從頂峰時期一年售出76w張,到最后,只賣出冷冷清清的5000張。

再加上身體狀況也大不如前,她只能無奈隱退。

人們說,中森明菜「隕落」了。

因為一段卑微至塵埃里的愛情,天上一顆星,將自己碾成粉。

之后,她也逐漸消失于大眾視野,并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不知所蹤。

然而,就在大家以為,一代歌姬轟轟烈烈的事業生涯就此畫上了句號時,中森明菜突然回來了。

中森明菜,再生了

2022年8月30日,中森明菜在自己新注冊的推特賬號上,悄悄地發布了一條消息。

她簡單地做了個自我介紹,然后貼上了我們開頭說的那封信。

推特賬號的背景圖,則是一張「手寫卡片」,上面有她的親筆簽名,和落筆的年月日。

以及一個十分簡單的單詞——「Rebirth」,新生。

她的頭像是一張隨手拍下的自拍照。

穿著碎花毛衫的中森明菜,對著鏡頭擺著我們熟悉的經典姿勢。

她將用手撐著腦袋,任由長髮隨意地散落在肩上,陽光灑落在她的笑臉上,暈出溫暖的氛圍。

這個畫面,跟很久以前中森明菜說過的一句話重合了。

她說:「音樂于我而言,是像太陽一樣溫暖的存在。」

此時的她,終于不再是那個隱退前神情憂郁,連嘴角都撐不開的樣子。

她像綻放的花朵,咧著嘴巴,皺了眼紋,仿佛最初那個在舞台上光芒四射,蹦蹦跳跳唱著搖滾的熱血女孩。

一代歌姬,重新找到了人生的熱源。

她走出了昭和末年,那個成就自己也困住自己的時代。

然后,微笑著跟大家打了個招呼。

「我是中森明菜,好久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