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54歲有錢單身大媽領養28歲小鮮肉,離奇去世后養子獲賠1.5億卻牽扯出巨大騙局!

日本54歲有錢單身大媽領養28歲小鮮肉,離奇去世后養子獲賠1.5億卻牽扯出巨大騙局!
2022/08/16
2022/08/16

曾幾何時「阿姨」這個詞就沖上了食物鏈的頂端,「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成為了當下年輕人們掛在嘴邊玩爛的一個梗。

事實上,隨著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在世界各國都有形形色色站在頂端的阿姨吸引著想「躺平」的年輕人的注意。

不過最近在日本卻發生了一起關于富婆阿姨和小鮮肉糾葛的慘案。

2021年7月26日,大阪府高槻市八幡町一家大型銀行的公司員工——54歲的高井直子被發現在家里的浴缸中身亡。

她在浴缸中泡了三天,部分臉部浸泡在浴缸里,右手腕上有一條綁帶,左手手腕上還有一個綁帶的印記,離奇的死亡方式讓人不由得懷疑這就是一起謀殺。

更引人注目的是,高井直子死后獲得了15億日元的保險賠償金,而受益人則是她28歲的養子高井凜。

高井直子出生在一個資產家家庭,從小家境殷實,父母死后更是給她留下了大筆財產。高井直子一生未婚,也無兒無女,直到出事前都一直勤勤懇懇地在一家銀行工作。

雖然手里有著大量的財產,但與世人印象中住豪宅、開豪車,揮金如土的大小姐完全不一樣。獨身的高井直子一個人居住在大阪的一棟老舊民宅中。

從房子的外觀來看,特別古樸,房頂依然使用老式的日本瓦片,感覺沒有隔熱,也沒有得到良好的修繕。庭院中的樹木也很久沒有打理。

不過,高井直子真正的資產似乎并不在這個房子里。她很有可能還有一些其他金融或土地資產。在死前,高井直子還加入了2個公司的生命保險,一旦死亡就能獲賠1億5000萬日元。而受益者正是嫌疑最大的養子高井凜。

要說起高井直子和高井凜的淵源其實并沒有那麼深。2020年6月,高井凜因為向高井直子推銷保險而兩人相識。

高井凜,原名松田凜。1993年出生于兵庫縣西宮市,畢業于關西有名的大學,從小除了腦筋好,運動神經也很發達,上學時一直都是美式足球的選手。

大學畢業后,高井凜順利進入世界500強埃森哲工作,之后又轉戰大型的外資保險公司,畢業5年左右換了3份工作,每一家公司都是讓人艷羨的大型企業。

在外人眼中,他就是那個遙不可及的住在港區塔樓的成功人士,年收千萬以上,渾身上下都是高級名牌,永遠都是一副精明能干又高高在上的樣子。

2021年2月14日,高井凜正式過繼成為高井直子的養子,他也將自己的名字松田凜改為高井凜,這份特殊的情人節大禮讓兩人的關系得到了法律的認可。

實際上,此時高井凜已經結婚,且嬌妻年輕又貌美。

在外人看來,這橋段似乎是單身富婆為了避人耳目亂說閑話來保障自己喜歡的小鮮肉日后衣食無憂最有力的法律保障。作為孤獨的富家千金很容易會被高井凜這種高智商又能說會道、溫柔體貼的小奶狗所俘虜。

不過這份甜蜜并沒有持續多久,僅僅5個月后,也就是7月26日,高井直子就被發現溺死在浴缸中。

雖然高井直子并沒有任何基礎疾病,體內也沒檢測出藥物和酒精,但自己在浴缸中意外死亡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此時,嗅覺敏銳的記者卻發現了1億5000萬日元的保險金竟然落到了高井凜這個養子的頭上,便馬上就去采訪了高井凜。

面對記者的提問,高井凜表現得游刃有余,并聲稱自己并不知道保險金的事,但既然受益人是自己,他也會照單全收,只希望早日能將犯人抓捕歸案。

高井直子尸骨未寒,高井凜卻開始在網上高調炫富,不僅貼出了與自己的愛車的合照,還經常去夜店約會辣妹。他與原配妻子也在失婚調停中。

當所有人包括高井凜都以為這件事情就會這樣告一段落時,2022年2月,這個案子有了重大進展,日本警方也將其定義為「他殺」。不過此時的高井凜依然逍遙法外。

2022年7月下旬,高井凜用自己的信用卡在東京的一家店鋪購買了包包等其他一些物品,購物結束后高井凜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謊稱自己的信用卡丟失并被盜刷,騙取了購物款。

隨后,警方將其逮捕。

不過,高井凜的「水逆」似乎還沒完,8月10日,日本警方以故意偽造養子手續文件再次將高井凜逮捕。

原來,過繼給高井直子當養子都是高井凜一手偽造的。因為在當時,他的婚姻狀況是已婚,而在日本,已婚人士要過繼給別人當養子是需要配偶簽名蓋章的同意書的。

但高井凜的妻子對此事卻毫不知情,同意書上妻子的簽名和蓋章都是高井凜偽造的。

而憑借著偽造的這份養子協議,高井凜已經繼承了高井直子數千萬日元的遺產。也就是說高井凜除了能獲得過億的死亡賠償金外還有遺產可以揮霍。

原來所謂有錢阿姨和小奶狗的甜蜜戀愛橋段也可能是不存在的,高井直子甚至可能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給這個養子留下了巨額的保險賠償金。

不過好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手握一把好牌的高井凜用自以為是的小聰明而親手將自己的前程葬送。對于長期獨身女性來說,任何時候不知知根知底的男性無事獻殷勤都該提高警惕,畢竟,天上不會忽然掉餡餅,更不會掉對你一心一意好的好男人!

用戶評論